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异界逃荒小难民妲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22-08-05 18:20    编辑:126文学网
  • 异界逃荒小难民

    好看的精品小说《异界逃荒小难民》为作者妲奚所著的小说,情节把握自如,是当下小说中受到主流追捧的作品,情节特别吸引人,喜欢的读者们快来看吧!

    妲奚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异界逃荒小难民》 小说介绍

推荐精彩小说《异界逃荒小难民》本文讲述了周玉娇白礼两人的爱情故事,《异界逃荒小难民》给各位推荐小说内容节选:...

《异界逃荒小难民》 第1章 免费试读

周敏双眸满含冷意的在流民群众寻找着。

暗恨咬牙,她人来了这里,那个害她的狗男人没准也来了!

被996折磨许久,好不容易能休假,在海边度假晒太阳。

谁知道天气突变,毫无预警,海啸就来了。

跑是来不及了,巨浪要冲下来之前,她看到一块浮板。

有浮板支撑,至少还有生机。

谁知道,就在她要抓到浮板的时候,与一个男人撞在了一起。

巨浪也在这时候落下,咸腥的海水灌入口鼻,她睁开眼,就已经在流民的队伍里了。

火热的太阳炙烤着大地,周家村已经连续三年颗粒无数。

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村子里的人陆陆续续开始逃荒。

周敏一家,也是其中之列。

慧娘,你累不累,要不让娘抱娇娇吧。

说话的是周敏这个身子的母亲,杨氏。

周敏这一家有六口人,上头一个奶奶,王氏。

接下来是父亲周大福,母亲杨氏。

最后是长女周玉慧十一岁,老二的周文山八岁,以及最小的周玉娇五岁。

没错,周敏不仅穿了,而且还直接变成五岁。

年纪太小,才逃荒十天,就撑不住病了。

一度昏迷不醒,族长给了药,也只能听天由命。

在周大福一家要放弃的时候,周敏来了,情况逐渐好转。

就是还有点虚弱,最好的是能吃点好的补补。

这逃荒的路上,哪里来的东西可以补。

只能让大姐周玉慧这么背着走。

娘,我不累,你还背着不少东西呢,我来背小妹就可以了。

其实她很累了,可是她是长女,要照顾好弟弟妹妹的。

周敏,或者说现在的周玉娇,其实有些不好意思,让一个孩子背她。

奈何身体太小,现在还有些乏力。

走了大半天,终于到了一片林子停了下来。

好了,大家今天就先在这里过夜,明日一早继续出发。

周家村的族长刚说完,已经走了一天,一身疲惫的人,立刻坐了下来。

周玉娇也终于从姐姐的背上下来了。

她也就今天才清醒,脚步有些不稳。

一个赔钱货,吃了这么多好东西还病蔫蔫的。一个有些尖酸的声音在边上响起。

周玉娇顺着声音看去,是她这身体的便宜奶奶。

老太太大概四十多,生活困苦,腰背有些佝偻,面容也带上些许刻薄。

见周玉娇看她,冷哼一声去看家里剩下的粮食了。

停下休整,需要煮点东西吃。

家里的粮食都掌握在老太太手里,杨氏要做吃的,就要从老太太这里拿。

摸了半晌才抠抠搜搜弄出了半碗糙米。

一家六口人,一顿只有半碗糙米。

四处干旱,水也要省着用,想要煮糙米粥混个水饱都不行。

难得的活动时间,周玉娇打量一圈周围的情况,最后决定去他们周氏族长家走去。

周族长正与几人商量接下来的路。

余光见到周玉娇靠近,一个小孩子也未理会。

族长,我们还要走多久才停下来啊?

一个中年汉子,一脸愁苦。

周族长也是一脸愁容,周边几个府州都干旱,去哪儿都没活路,我年轻游学的时候,听闻南边常年不缺雨,绿植繁茂,种地是没问题的,按照我们现在的速度,怕是还要再走四个月才能到。

这话出来,周边的汉子全都倒抽一口冷气。

周家村本就干旱了三年,颗粒无收。

他们迫不得已这才选择逃荒。

每家每户剩下的粮食,省着吃,怕是也只能撑半个月。

可是族长说他们还要走四个月!

边上忙活的妇人闻言,随即就瘫软坐在地上大哭。

活不成了,老天爷这是要让咱们活不成了啊!

本来已经走了十多天,大家已经身心疲惫了。

这会儿听见前途遥遥无期,可不就直接崩溃了。

情绪是能传染的,有一个人开始哭,其他人就忍不住了。

虽然才走了十多天,可是前途未卜,心里太压抑了。

都别嚎了,有力气不如赶紧做点吃的,填饱肚子好好休息,争取早日到南方,人还活着,日子总归是能过下去的。

周族长心里也沉闷,不过却还是安抚了族人。

有事情做,就不会想旁的事情了。

周玉娇皱起眉头,大旱三年,必然已经赤地千里,他们的逃荒路,可能不止千里。

而他们的队伍有五十七户人家,六百多人,老弱妇孺都有,怕四个月走不到南边。

粮食不够,还吃不饱。

省着吃都只能撑半个月,没到目的地,就先饿死。

看了眼自己瘦弱的小爪子,周玉娇烦躁的抓了抓自己枯黄的头发,居然开局直接给她个地狱模式。

她要不试着死一死,没准还能回去。

这想法一出来她就放弃了。

那么大的巨浪打下来,她的身体怕是早就四分五裂喂鱼了。

没有听到更多有用的消息,周玉娇打算回自己家的地盘。

她饿了。

老太太严格把控了粮食,一天只吃两顿,还是稀的。

周玉娇一个孩子,分到的更少。

五岁的孩子,在村里是已经要干活了,老太太看她大病初愈没抓着她干活,已经不错了。

而在她路过一户人家的时候,却听到,白夫子的孙儿还是没醒,一起病的王氏那小孙女都醒了,还能溜达,那孩子大了几岁,怎么瞅着像是不行了。

周玉娇脚步顿住,一起病的?

她脑海瞬间想到害她到这里的那个男人,小脸顿时黑了,随即决定自己去看看。

她有记忆,这白夫子她知道,听村里人说几年前搬到周家村的,只带了个小男孩,说是他的孙子。

周家村很少接纳外姓人,白夫子是个秀才,说了愿意教村里的孩子识字,这才留下来的。

他为人和善,周家村逃荒的时候,到底也是让他们爷孙跟上,一群人有照应。

周玉娇很快就找到了白夫子爷孙的位置。

白夫子正在熬粥,面上的愁绪一直散不开。

眼眸是不是往自家骡车看去。

相对于村里其他人的骡车,白夫子家的还有一个简陋的棚子,视线被挡住,内里情况不明。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